行业资讯

4+7带量采购文件发布,大戏开启!

    1114日下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等文件。紧接着,1115日上午,《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正式发布,由国家医保局组织的4+7城市带量采购方案正式出台。这是国家医保局组建后第一次大手笔发挥其整合后的采购职能,也是国内药品招标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跨区域联合采购。

    最高层审议通过《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

    据新华社报道,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1114日下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此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等文件。

    会议指出,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目的是探索完善药品集中采购机制和以市场为主导的药价形成机制,降低群众药费负担,规范药品流通秩序,提高群众用药安全。要按照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操作的总体思路,坚持依法合规,坚持市场机制和政府作用相结合,确保药品质量和供应稳定。

    从此次深改组会议审议通过《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可以看出,第一,药品带量采购国家高度重视,是一项国家级战略;第二,带量采购已成定局,关于取消或暂停的说法,可以烟消云散了;第三,带量采购离正式落地已经不远(果不其然,1115日上午,《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正式发布)。

    在这种情况下,药企应该以更为积极的策略去应对带量采购。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带量采购,国家层面还希望探索药价形成机制。一是如欧美等成熟市场一样,让过期专利药在仿制药出来后,不能以高价继续占据主要市场份额;二是对于仿制药,期望通过以量博价的模式探清仿制药的相对价格;三是从制度上挤掉给医生、医院和销售代表的费用,逐步规避“带金销售”现象。

    31个品种入围

    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显示,此次带量采购是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同意,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试点,试点地区范围为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1个城市(也就是业内人士俗称的“4+7城市”)。试点地区将委派代表组成联合采购办公室(以下简称“联采办”)作为工作机构,代表试点地区公立医疗机构实施集中采购,日常工作和具体实施由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承担。

    据了解,本次4+7带量采购方案共涉及31个品种,约定采购量由各试点地区上报确定,各试点地区统一执行集中采购结果。集中采购结果执行周期中,医疗机构须优先使用集中采购中选品种,并确保完成 4+7 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约定采购量。各试点地区医疗机构在优先使用集中采购中选品种的基础上,剩余用量可按所在地区药品集中采购管理有关规定,适量采购同品种价格适宜的非中选药品。本次集中采购以结果执行日起 12 个月为一个采购周期。若在采购周期内提前完成约定采购量的,超过部分仍按中选价进行采购,直至采购周期届满。

    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试点的11个城市基本上涵盖了中国经济最发达城市和医疗资源最密集、最优质的区域,非常具有代表性。这11个城市的市场容量,约占国内相关药品市场24.8%左右的的份额,按31个品种的销量粗略估计,大概占国内份额的近10%(结合米内数据、商务部2017年数据及31品种的销量统计)。

    能否真正落地待考

    事实上,自国家医保局组建,并决定开展带量采购试点以来,行业内一时争论声四起,赞成者有之,反对者也很多,以至于911日“上海会议”以后,资本市场医药板块出现普遍“惨跌”。此次最高层定调,采购方案出炉,争论声该歇一歇了,下一步,就是积极落实方案。

    对此,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行业专家,抑或企业人士,也都有了清醒的认识。

    国家卫健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药政研究室主任傅鸿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在带量采购的模式下,企业中标之后就相当于有了稳定的销售量,因此对于企业来说无须再进行此前的“促销”行为,而是更多考虑合规、合法的生产以及销售、运输等。在方案执行到位的情况下,后期带金销售的灰色环节基本可以消除。但他同时也表达了一些担忧:在带量采购方案的具体执行过程中,也有可能会出现一些困难。由于带量采购的产品没有促销,医院使用的时候可能就会慢一些,销量增长可能没有之前预期的理想。这个可能还需要地方在医保这一块去研究怎样督促医疗机构使用。

    医改专家魏子檸也表示,带量采购是建立在公平竞争基础上的,这表现在:一是企业自主决定是否参与带量采购,是市场行为;二是有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和规则,政府不指定或强制企业带量采购销售;三是药品配送自由,生产企业自主选择配送企业。在公平基础上,药品价格是与药品供应商谈判取得的双方都能够接受的结果。实践证明,带量采购模式能够有效降低药品采购价格,节省医疗开支,减轻患者负担。

    京新药业副总裁周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一个创新举措,对行业影响比较深远,应该有利于国产药品的质量提高。带量采购,最关键的是价格只要合理,存在良性竞争,就是公平公正的。他说:“这次试点,价格的降幅肯定会有,但不一定会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且我觉得试点第一次做,国家一定不要把价格这个因素放在最前面考虑,最重要是保证药品质量的同时适度降价。”此外,周林也有一点担心,就是带量采购之外的量定价会过高,利润可能占据市场的大部分,这个反而可能打击创新企业的积极性。

    不管怎样,“带量采购”大局已定,现在药企要做的,就是积极准备参与谈判,以从中分得“一杯羹”。

 

    (来源:医药观察家报)